說(shuō)法 | 淺談關(guān)于預約合同違約責任認定的若干問(wèn)題
2024-04-28
秦卓然

近期,筆者與團隊在處理訴訟案件及接待法律咨詢(xún)等工作中發(fā)現,因預約合同引發(fā)的爭議及糾紛正逐漸增多。因此,就預約合同違約責任認定的部分問(wèn)題,與大家簡(jiǎn)單聊一聊。


01

預約合同的定義與特征

在實(shí)踐中,對于一些相對比較重大的合同簽約流程,雙方往往會(huì )選擇先確定彼此的意愿,再簽訂正式的合同,而這種為確定雙方意愿提前簽訂的合同,通常稱(chēng)之為預約合同?!睹穹ǖ洹分贫ǔ雠_后,對預約合同的定義及履行的相關(guān)規定也更加詳盡。《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五條第一款就規定了預約合同的法律定義:“當事人約定在將來(lái)一定期限內訂立合同的認購書(shū)、訂購書(shū)、預訂書(shū)等,構成預約合同。


預約合同作為一種特殊的合同形式,是一種關(guān)于未來(lái)行為的約定,為當事人設定了在未來(lái)某一時(shí)間點(diǎn)進(jìn)行實(shí)際交易或行為的義務(wù)。因此筆者認為,預約合同通常具有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幾個(gè)特點(diǎn):


1.?未來(lái)性:預約合同的核心特性在于其未來(lái)的屬性。它指向的是未來(lái)的某一時(shí)刻,而非即時(shí)的交易或行為。這種未來(lái)性使得預約合同充滿(mǎn)了不確定性和風(fēng)險。


2.?約束性:盡管預約合同指向未來(lái),但它一旦成立并生效,就對各方當事人產(chǎn)生了法律約束力。各方必須按照預約合同中的約定,在未來(lái)的某個(gè)時(shí)間點(diǎn)進(jìn)行實(shí)際的交易或行為。


3. 條件性:預約合同的履行通常受到特定條件的制約。這些條件可能是市場(chǎng)的變化、政策的調整,或者是其他不可預見(jiàn)的因素。這些因素的變化可能會(huì )影響到預約合同的履行。


另外,對于簽訂預約合同的雙方當事人來(lái)說(shuō),在很多時(shí)候大家都會(huì )產(chǎn)生不知如何區分預約與本約的疑問(wèn),筆者對此略作提示,即在《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通則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以下簡(jiǎn)稱(chēng)“《合同編解釋》”)第六條第三款的內容中已有明確規定:“當事人訂立的認購書(shū)、訂購書(shū)、預訂書(shū)等已就合同標的、數量、價(jià)款或者報酬等主要內容達成合意,符合本解釋第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合同成立條件,未明確約定在將來(lái)一定期限內另行訂立合同,或者雖然有約定但是當事人一方已實(shí)施履行行為且對方接受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本約合同成立。”大家可以根據上述條文,結合自己訂約時(shí)的具體現實(shí)狀況來(lái)進(jìn)行判斷。


02

預約責任的違約責任認定

在司法實(shí)踐中,我們通常認為違反預約合同的違約責任是不能夠完全視為與違反本約合同的違約責任相同的。筆者個(gè)人認為,對于預約合同的違約責任認定,需要結合預約合同的具體約定內容以及當事人簽訂合同時(shí)對條款的具體認識與期待程度,并考慮雙方當事人在履約過(guò)程中各自的行為、違約方過(guò)錯程度以及雙方的合理成本支出等因素,加之可預見(jiàn)規則、損益相抵規則,再在預期利益損失的合理范圍內酌情確定責任大小與賠償額度。


對于預約合同違約責任認定的上述原則性考量,最高人民法院在近幾年的相關(guān)判例中也有過(guò)相關(guān)的表述與指導。


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2826號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shū)中,最高院表示:“基于預約合同與本約合同的合同目的和對待給付的內容不同,除非合同另有約定,根據權利義務(wù)對等的原則,預約合同的違約責任不能等同于本約合同違約責任”;“簽訂預約合同并不等同于必然簽訂本約合同,本約合同的簽訂與否仍具有不確定性,雙方當事人正是基于客觀(guān)上簽訂條件、時(shí)機不具備或者主觀(guān)上特殊的考慮,才簽訂預約合同而非直接簽訂本約合同,雙方當事人對此均應有所預見(jiàn)。如因客觀(guān)情況發(fā)生變化不能簽訂本約合同,合同雙方應遵循誠實(shí)信用原則,在明知或應知上述情形發(fā)生時(shí)應采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擴大,否則無(wú)權就擴大部分的損失主張賠償”;“對于因不能實(shí)現簽訂本約合同的機會(huì )損失如何賠償的問(wèn)題,主要應當衡量預約合同內容及履行狀態(tài)、簽訂本約意愿、客觀(guān)障礙、市場(chǎng)風(fēng)險、政策因素(如鼓勵投資還是遏制炒房)等未簽訂本約合同的原因要件?!?/span>


又如,在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終861號二審民事判決書(shū)中,最高院表示:“預約合同的義務(wù)是訂立本約合同,而本約合同成立與履行是兩個(gè)不同的階段,故違反預約合同所確立的訂立本約之義務(wù)與違反本約自身所設定之義務(wù)自有不同,由此決定其二者的損害賠償范圍亦當有所差別。


此外,在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164號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shū)中,最高院表示:“在雙方未簽訂本約的情況下,如一方違反預約合同約定,另一方可以請求違約方承擔預約合同的違約責任,但不得請求對方履行本約的合同義務(wù)。


根據最高院在以上裁判文書(shū)中的表述,我們對其在司法實(shí)踐中關(guān)于預約合同責任認定的原則性和獨特性的判斷上可見(jiàn)一斑。


最后,對于預約合同違約責任認定與相關(guān)賠償額度考量等問(wèn)題,筆者另有幾點(diǎn)思考與大家分享。


1.?違約責任認定的過(guò)錯責任原則


在認定預約合同違約責任時(shí),筆者認為應考慮違約方的過(guò)錯程度,包括故意違約和過(guò)失違約兩種情況。故意違約是指違約方明知自己的行為會(huì )違反預約合同而故意為之,而過(guò)失違約則是指違約方因疏忽或輕信等原因未能履行合同義務(wù)。因雙方的主觀(guān)意愿在完整的交易與簽約流程中一般能夠較為清晰地判斷或推斷,故在認定違約責任時(shí),應根據違約方的過(guò)錯程度來(lái)確定其應承擔的責任范圍。


2.?計算損害賠償時(shí)的考量因素


當預約合同發(fā)生違約時(shí),違約方應當承擔因其違約行為給守約方造成的損失。這些損失包括直接損失和可預見(jiàn)的間接損失。直接損失是指因違約行為導致的直接經(jīng)濟損失,如預訂費用的損失、交易機會(huì )的喪失等??深A見(jiàn)的間接損失則是指因違約行為導致的可預見(jiàn)的未來(lái)利益損失,如商機喪失、利潤減少等。另外,《合同編解釋》第八條也規定:“預約合同生效后,當事人一方不履行訂立本約合同的義務(wù),對方請求其賠償因此造成的損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前款規定的損失賠償,當事人有約定的,按照約定;沒(méi)有約定的,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預約合同在內容上的完備程度以及訂立本約合同的條件的成就程度等因素酌定?!痹俳Y合前文提到的最高院裁判觀(guān)點(diǎn),只有在個(gè)案中充分參考了預約合同的具體條款內容、履約過(guò)程中雙方各自的行為,以及完整交易過(guò)程中的所有客觀(guān)實(shí)際情況,真正做到因人而異、因“案”而異,才能真正稱(chēng)之為在預約合同違約的損害賠償問(wèn)題的判斷上做到了公平、合理、合法。

03

結 語(yǔ)

充分了解并清晰認識預約合同的性質(zhì)與特點(diǎn),正確處理合同履行、本約簽訂、違約責任認定,以及損害賠償計算等各方面問(wèn)題,對于包括但不限于公司、個(gè)人在內的各方當事人來(lái)說(shuō),都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shí),當面對涉及預約合同的案件時(shí),如果對案件作出準確的認定與判斷,也是每一名法律工作者的重要課題。筆者期望也堅信,在不論是自然人還是公司等等在遇到此類(lèi)案件求諸法律之時(shí),都能夠真正、深切地感受到法律所帶來(lái)的公平和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