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ō)法 | 爆破員違規操作致人死亡,用人單位可否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
2024-03-29
劉斌

3月26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人民政府公布了《崇左扶綏廣西盛天舜興礦業(yè)有限公司“11.14”較大爆破事故調查報告》,據報告顯示這起造成3人死亡的較大爆破事故竟是因為爆破員在微信群溝通工作時(shí)理解有偏差而導致違規操作!1


說(shuō)法 | 爆破員違規操作致人死亡,用人單位可否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


事發(fā)于2023年11月13日,廣西舜拓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在未制定此次爆破技術(shù)設計和施工組織設計的情況下,安排在高峰山礦區爆破作業(yè),參與爆破作業(yè)人員共10人。警戒期間, 在二期山頭東面的爆破技術(shù)員蔣某春在微信群里講:“對講機沒(méi)電了”“誰(shuí)在后山”,安全員在核對二期山頭東面各個(gè)警戒區域完成警戒后,在微信群里回復:“充電了”(“充電”是給起爆器充電)“速度”,蔣某春回復:“好”。在一期165平臺的爆破技術(shù)員蔣某東看到手機微信群里的信息后,以為一期165平臺已做好警戒,也在微信群回復:“充電”。于是蔣某東在并未得到一期165平臺完成警戒的信息的情況下于12時(shí)52分實(shí)施起爆,約20秒后,二期山頭東面淺孔由蔣某春實(shí)施起爆。13時(shí)左右,其他爆破員檢查一期165平臺深孔爆堆,發(fā)現爆堆里掩埋著(zhù)一輛皮卡車(chē),清點(diǎn)現場(chǎng)作業(yè)人員,才發(fā)現少了3人。事故最終造成3人死亡,1輛皮卡車(chē)損壞,直接經(jīng)濟損失約420萬(wàn)元。

?

從媒體報道和事故調查報告的內容來(lái)看,該事件中的有關(guān)主體分別涉及不同的法律責任的承擔問(wèn)題,其中包括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本文就該事件中員工存在的違規行為、用人單位是否可以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以及相關(guān)法律適用等簡(jiǎn)析如下:


01

兩名員工工作過(guò)程中違規行為的基本分析

該事件中,一期165平臺的爆破技術(shù)員蔣某東看到手機微信群里的信息后,以為已做好警戒,并在微信群進(jìn)行了回復,在沒(méi)有按照正常操作規程得到完成警戒信息的情況下實(shí)施起爆,二期山頭的蔣某春也實(shí)施了起爆導致了3人死亡和直接經(jīng)濟損失約420萬(wàn)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chǎn)法》第57條規定,從業(yè)人員在作業(yè)過(guò)程中,應當嚴格落實(shí)崗位安全責任,遵守本單位的安全生產(chǎn)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服從管理。該事件中的兩名爆破技術(shù)人員作為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首先應當依法按照本單位的安全生產(chǎn)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開(kāi)展生產(chǎn)活動(dòng),根據本單位的規定爆破作業(yè)面技術(shù)員應使用對講機進(jìn)行聯(lián)絡(luò )通訊,并在得到警戒完成指令的情況下,方可進(jìn)行下一步的起爆作業(yè),按動(dòng)起爆按鈕。該事件中的兩名技術(shù)人員存在以下違規行為:(1)未按規定使用對講機進(jìn)行聯(lián)絡(luò )通訊,而是使用微信群進(jìn)行了文字溝通;(2)未明確得到警戒完成指令就進(jìn)行了起爆作業(yè);(3)未按規定進(jìn)行爆破指令的再確認;(4)未按規定使用爆破預警、起爆及解除信號等流程的確認等。事故調查報告認為兩人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chǎn)法》的規定,對事故發(fā)生負有責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相關(guān)規定,建議追究其刑事責任。其他相關(guān)責任人被給予行政處罰。

02

用人單位是否可以涉事員工嚴重違紀為由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

在該事件中,兩名爆破技術(shù)人員的違規行為已經(jīng)造成了3人死亡和約420萬(wàn)元的直接經(jīng)濟損失,另若兩名人員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相關(guān)規定構成刑事犯罪,最終被追究刑事責任的話(huà),用人單位以嚴重違紀為由與其解除勞動(dòng)合同具有充分的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


(一)用人單位以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


1.以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法律依據


根據《勞動(dòng)法》第25條和《勞動(dòng)合同法》第39條的規定,勞動(dòng)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dòng)合同:(三)嚴重失職,營(yíng)私舞弊,對用人單位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的。根據上述規定,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以上涉及到兩個(gè)問(wèn)題的界定,即嚴重失職與重大損害。所謂嚴重失職,是指勞動(dòng)者違反了本職工作的基本要求并達到了嚴重的程度。2一般情況下,失職行為分為輕微失職、一般失職和嚴重失職。無(wú)論是嚴重失職,還是營(yíng)私舞弊,都將都用人單位的利益造成一定的損害。根據《勞動(dòng)合同法》規定,只有在勞動(dòng)者嚴重失職且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才可以解除勞動(dòng)合同。


2.“重大損害”的認定


何謂“重大損害”,相關(guān)法律、法規并未做出明確規定。根據《關(guān)于貫徹執行勞動(dòng)法若干問(wèn)題意見(jiàn)》第87條規定,勞動(dòng)法第二十五條第(三)項中的“重大損害”應由企業(yè)內部規章來(lái)規定,不便于在全國對其作統一解釋。若用人單位以此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與勞動(dòng)者發(fā)生勞動(dòng)爭議,當事人向勞動(dòng)爭議仲裁委員會(huì )申請仲裁的,由勞動(dòng)爭議仲裁委員會(huì )根據企業(yè)的類(lèi)型、規模和損害程度等情況,對企業(yè)規章中規定的“重大損害”進(jìn)行認定。上述規定分別對“重大損害”的制定權和認定權作出了規定。因全國各地經(jīng)濟發(fā)展的不均衡,對于“重大損害”的標準不便在全國對其作統一解釋,故明確“重大損害”的確定應由企業(yè)內部的規章制度來(lái)規定。用人單位以勞動(dòng)者嚴重失職、營(yíng)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而發(fā)生勞動(dòng)爭議,當事人向勞動(dòng)爭議仲裁委員會(huì )申請仲裁的,由勞動(dòng)爭議仲裁委員會(huì )根據企業(yè)的類(lèi)型、規模和損害程度等情況,對企業(yè)規章中規定的“重大損害”進(jìn)行認定。


3.以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合法性分析


該事件中,兩名爆破技術(shù)人員未按照安全生產(chǎn)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開(kāi)展爆破作業(yè)導致了事故發(fā)生且造成了3人死亡和420萬(wàn)元的直接經(jīng)濟損失。首先,兩名員工存在違反安全生產(chǎn)規程的嚴重失職行為;其次,該失職行為造成了嚴重后果且產(chǎn)生了420萬(wàn)元的直接經(jīng)濟損失。兩名員工的嚴重失職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guān)系,僅從經(jīng)濟損失方面來(lái)講420萬(wàn)元顯然屬于重大損害。故用人單位以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充分。


4.實(shí)務(wù)操作中的注意要點(diǎn)


在此應當注意,勞動(dòng)者存在嚴重失職行為,用人單位也存在嚴重損害的后果,上述行為和后果之間應具有因果關(guān)系;如果不存在因果關(guān)系,用人單位不得以此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用人單位以嚴重失職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屬于用人單位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行為,同樣須具備相應的實(shí)質(zhì)條件和履行法定的程序,做到內容上和形式上的合法。


因為實(shí)踐中各用人單位的規模不同,法律也不便統一對重大損害作出界定。在法律沒(méi)有對以上問(wèn)題作出明確規定的情況下,用人單位為了避免以此理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法律風(fēng)險,應當在其規章制度中對嚴重失職和營(yíng)私舞弊的行為以及重大損害的界定標準進(jìn)行詳細規定,以便在以此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時(shí),做到有據可依。用人單位在規章制度中制訂“重大損害”的標準時(shí),應綜合考慮用人單位的類(lèi)型、規模以及當地的職工平均工資等因素合理的確定“重大損害”的標準。若用人單位對“重大損害”的標準規定畸低的情況下,將會(huì )因其缺乏合理性而不能得到支持。


(二)用人單位以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


1.以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法律依據


根據《勞動(dòng)法》第25條和《勞動(dòng)合同法》第39條的規定,勞動(dòng)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dòng)合同: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根據上述規定,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dòng)合同。


2.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


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dòng)合同。用人單位以此理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與因勞動(dòng)者的過(guò)錯而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其他情形相比,在事實(shí)認定上相對簡(jiǎn)單明確,因為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證據較容易取得。根據《關(guān)于貫徹執行勞動(dòng)法若干問(wèn)題意見(jiàn)》第29條規定,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用人單位可依據勞動(dòng)法第二十五條3解除勞動(dòng)合同?!氨灰婪ㄗ肪啃淌仑熑巍笔侵福罕蝗嗣駲z察院免予起訴的、被人民法院判處刑罰的、被人民法院依據刑法第三十二條免予刑事處分的。勞動(dòng)者被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緩刑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dòng)合同。根據以上規定,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具體是指:(1)勞動(dòng)者被人民檢察院免予起訴的;(2)勞動(dòng)者被人民法院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wú)期徒刑、死刑以及罰金、剝奪政治權利、沒(méi)收財產(chǎn);(3)勞動(dòng)者被人民法院依據刑法免予刑事處罰。其中,勞動(dòng)者被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緩刑的,也屬于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但是,勞動(dòng)者被人民檢察院作出不予起訴決定和被勞動(dòng)教養4或被行政拘留的情況不屬于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情況。對于勞動(dòng)者被人民檢察院作出不予起訴決定的,用人單位可以根據實(shí)際情況判斷勞動(dòng)者的行為是否屬于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情況,如果勞動(dòng)者雖未被提起刑事起訴,但是其行為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勞動(dòng)者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dòng)合同;對于勞動(dòng)者被行政拘留的情況,用人單位可在規章制度中明確規定勞動(dòng)者因違反法律規定被行政拘留屬于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情形之一,勞動(dòng)者被行政拘留的,用人單位可以立即解除勞動(dòng)合同。


3.實(shí)務(wù)操作中的注意要點(diǎn)


在此應當注意,如果勞動(dòng)者在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的情況下,用人單位不宜直接解除勞動(dòng)合同。因為刑事拘留和逮捕僅僅是一種強制措施,勞動(dòng)者是否被追究刑事責任尚不確定。在勞動(dòng)者被采取以上強制措施的,勞動(dòng)合同處于暫時(shí)停止履行期間,用人單位不承擔勞動(dòng)合同規定的相應義務(wù)。另外,勞動(dòng)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被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用人單位仍然要履行相應的手續,并非勞動(dòng)合同無(wú)須任何程序就自然解除。在用人單位確認勞動(dòng)者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將勞動(dòng)合同解除的通知送達勞動(dòng)者。

注釋

1 《爆破員違規使用微信群溝通,理解偏差致3死!廣西發(fā)布調查報告》,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731541,2024年3月28日訪(fǎng)問(wèn)。


2 劉斌:《勞動(dòng)法律專(zhuān)題精解與實(shí)務(wù)指引》,中國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307頁(yè)。


3 《勞動(dòng)法》的該規定與《勞動(dòng)合同法》第39條存在重合。


4 勞動(dòng)教養法律規定已由《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關(guān)于廢止有關(guān)勞動(dòng)教養法律規定的決定》于2013年12月28日廢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