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ō)法 | “法無(wú)需向不法讓步”! 從電影《第二十條》看刑法中的特殊防衛
2024-02-20
鄧國棟


01


劇情簡(jiǎn)介


姜文電影中有原話(huà):電影就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得懂的藝術(shù)。作為律師我鑒賞了2024年春節檔的電影《第二十條》。該電影討論的是《刑法》第二十條“正當防衛”,其中主要情節是聾啞女郝秀萍被多次欺辱、強奸,其丈夫王永強終于忍無(wú)可忍捅傷強奸犯,最終強奸犯傷情過(guò)重搶救數月后仍死亡。藝術(shù)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王永強反殺案”正是取材于轟動(dòng)一時(shí)的“2016年于歡殺辱母者案”和“2018年昆山于海明反殺案”。本電影以現實(shí)題材、小人物視角為切口,通過(guò)藝術(shù)的形式講述了冰冷法條背后的天道、法理、人情。

02

觀(guān)點(diǎn)

《刑法》第二十條規定:


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chǎn)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jìn)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正當防衛明顯超過(guò)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對正在進(jìn)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guò)當,不負刑事責任。


本文從“聾啞女郝秀萍”的劇情出發(fā),著(zhù)重于討論該條文第三款的特殊防衛。即,本文主張對于是否屬于特殊防衛,應當秉持事前的一般人角度(個(gè)人情境代入),而非事后的理性人角度(上帝視角)來(lái)判定。

03

關(guān)于正當防衛的出罪

如以四要件說(shuō)來(lái)論,其主觀(guān)判斷和客觀(guān)評價(jià)同時(shí)地、一次性地完成,這種平面式結構中看不出哪一個(gè)要件需要優(yōu)先評價(jià),具有入罪和出罪上的混亂性。譬如對于是否具備正當防衛情節,是在最后階段重新審查,作為出罪的違法阻卻性事由。


而按照三階層說(shuō),對行為的客觀(guān)判斷和主觀(guān)判斷是分層次進(jìn)行的??陀^(guān)判斷分兩個(gè)步驟進(jìn)行,即行為的犯罪構成符合性和違法性。主觀(guān)判斷就是對個(gè)人責任的判斷。在前一個(gè)要件未明確之前,不允許討論后一個(gè)要件,因此它具有很強的邏輯性和說(shuō)理性,只有完全走完這一個(gè)過(guò)程,某一行為才會(huì )被認為是犯罪,中間有任何阻卻即不能得出有罪結論。而正當防衛在第二階層違法性判斷時(shí),即作為排除具有該當性行為的違法性阻卻事由之一予以審查。

04

王永強屬特殊防衛的論述

村霸借給王永強、郝秀蓮夫婦高利貸用于孩子治病,在他們無(wú)力償還之時(shí),對王永強進(jìn)行長(cháng)期地欺辱霸凌,把他像狗一樣拴住,進(jìn)行言語(yǔ)、肉體上地持續性傷害;對郝秀蓮多次實(shí)施毆打、強奸,實(shí)施了泯滅人心的暴力犯罪,并且屬于隨時(shí)可能再實(shí)施強奸行為的連續犯。


對于上述事實(shí),我們決不能站在事后的理性人角度,而應當站在事前的一般人角度來(lái)判定,王永強最后持刀捅傷村霸的行為,從電影情節來(lái)看,我認為構成特殊防衛是無(wú)可厚非的。


最高檢也有影評提到,如果孤立地看影片中村霸這一強奸行為,似乎已結束,不存在“正在進(jìn)行”的不法侵害。但如用“如我在訴”的理念,也就是個(gè)人情境代入的方式,從王永強角度出發(fā),就會(huì )發(fā)現他對暴力威脅的恐懼持續存在。村霸每次霸凌、強奸等行為只是一個(gè)“時(shí)間點(diǎn)”,長(cháng)期持續的暴力行為及準備經(jīng)常來(lái)強奸的揚言,讓“點(diǎn)”串成了一根線(xiàn)。每次具體的違法、犯罪,成為村霸持續、完整暴力的一部分,讓王永強一家時(shí)刻處于高度危險的狀態(tài)。人格羞辱貫穿始終,暴力威脅無(wú)時(shí)不在,侵害危險無(wú)法消除,可認定不法侵害“正在進(jìn)行”。


而如果再把視角轉化到村霸家族就能看到,村霸家族的行為屬于在一定區域形成非法控制,嚴重破壞經(jīng)濟、社會(huì )生活秩序的黑惡勢力犯罪活動(dòng),實(shí)施的多起違法犯罪行為對不特定行為人形成心理壓力、威懾、強制,以致在實(shí)施違法犯罪行為過(guò)程中,不僅王永強不敢反抗,所有證人也都不敢作證。村霸在其控制的區域內針對特定人員的持續威脅,特別是隨時(shí)準備強奸的揚言,可認定為持續進(jìn)行的不法侵害。1

05

觀(guān)照現實(shí)

我們知道,2018年昆山反殺案真正喚醒了“沉睡條款”。之后又有“福州趙宇案”“淶源反殺案”“麗江唐雪案”等一系列正當防衛案,讓正當防衛條款不再“沉睡”。


并且,為依法準確適用正當防衛制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于2020年印發(fā)了關(guān)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jiàn),其中明確提出:要切實(shí)防止“誰(shuí)能鬧誰(shuí)有理”“誰(shuí)死傷誰(shuí)有理”的錯誤做法,堅決捍衛“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法治精神。這樣的法律,才是讓壞人犯罪的成本更高,而不是讓好人出手的代價(jià)更大。只有司法有力量、有溫度、明是非,才能在全社會(huì )形成尊法守法、遇事找法的良好氛圍。2


近年來(lái),隨著(zhù)掃黑除惡斗爭取得的階段性成效,使得一般人免于陷入正當防衛后擔心被打擊報復的恐懼心理中,更敢于見(jiàn)義勇為,向不法奮勇而戰。(影片中郝秀蓮之所以跳樓,也是擔憂(yōu)公權力只能保護她家一時(shí),不能保護她家一世)。同時(shí),隨著(zhù)科技進(jìn)步(尤其是監控普及)帶來(lái)證據固定的便利性,使得一般人能夠有充分的證據來(lái)證明自己所面對的不法侵害屬于“正在進(jìn)行”,自己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符合必要限度,讓更多普通人能夠通過(guò)視頻以事前的一般人角度來(lái)參與到是否構成正當防衛的討論中。從某種程度上來(lái)說(shuō),2018年昆山反殺案敢于使用“正當防衛”這沉睡條款,正是因為有路口監控能夠為正義反擊而作證。


最后,第二十條第三款中有“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兜底性表述,即表明除了正在進(jìn)行的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還有其他嚴重暴力犯罪能夠納入到特殊防衛當中,例如刑法第二章中危害公共安全的相關(guān)罪名。我們知道,唯有堅決捍衛“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法治精神,才能讓正當防衛制度發(fā)揮其應有的作用,讓真正為社會(huì )正義挺身而出的人,把爭取到的光亮照到每一個(gè)民眾的身上。


注釋?zhuān)?/span>

1 參考最高檢:銘刻在公民內心里的法律是什么?最后訪(fǎng)問(wèn)日期2024年2月19日。


2 參考最高檢:從電影《第二十條》看刑法中的正當防衛,最后訪(fǎng)問(wèn)日期2024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