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對于最高人民法院 《關(guān)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 的簡(jiǎn)要解讀
2024-01-29
秦卓然

2023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huì )第1905次會(huì )議審議通過(guò)了《關(guān)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以下簡(jiǎn)稱(chēng)《規定》,詳細內容見(jiàn)本文注釋?zhuān)?,該規定將自2024年2月1日起施行。筆者將在本文中,與大家共同探討并作簡(jiǎn)要解讀。


01

背景與意義


結婚彩禮,又稱(chēng)財禮、聘禮等,是我國民間流傳的一種傳統習俗。傳統文化中,結婚彩禮往往被視為男方對女方父母的補償,這是男方對女方父母表示尊重和感激的一種方式。然而,近年來(lái),國內的很多地區都大范圍存在著(zhù)以婚姻為由索取高額彩禮的現象,且金額不斷攀升,甚至形成了嚴重的攀比之風(fēng)。這樣的現象和風(fēng)氣不僅使得“彩禮”這一傳統習俗背離了其最原本的初衷,更使之成為許多家庭不得不背負的沉重負擔,同時(shí)也給更多新建立的婚姻關(guān)系不知不覺(jué)埋下了“危險的種子”。從司法實(shí)踐反映的情況看,涉彩禮糾紛案件數量近年呈上升趨勢,甚至出現因彩禮返還問(wèn)題引發(fā)的惡性刑事案件。


鑒于此,“中央一號文件”自2021年以來(lái)連續三年對治理高額彩禮、移風(fēng)易俗提出工作要求。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全面總結近年來(lái)司法實(shí)踐經(jīng)驗,出臺了本《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在其發(fā)布的內容中表示,制定本規定具有以下幾點(diǎn)重要意義:首先,有助于弘揚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彩禮作為我國傳統婚嫁習俗,有廣泛的社會(huì )文化基礎,但超出家庭正常開(kāi)支的彩禮成為很多家庭的沉重負擔,如今甚至有些人借彩禮之名行詐騙之實(shí),嚴重損害彩禮給付方合法權益。本規定旗幟鮮明地反對借婚姻索取財物,對于弘揚健康、節儉、文明的婚嫁新風(fēng),推動(dòng)文明鄉風(fēng)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其次,有助于推動(dòng)提升高額彩禮專(zhuān)項治理效果。本規定通過(guò)明確裁判規則,能夠給予相關(guān)當事人以行為指引,助力引導人民群眾更加理性地看待彩禮問(wèn)題,讓彩禮回歸“禮”的本質(zhì),推動(dòng)提升高額彩禮專(zhuān)項治理效果。再次,有助于統一法律適用標準,依法平衡雙方利益。本規定基于彩禮的目的性贈與特征,綜合考慮共同生活、孕育情況、雙方過(guò)錯等因素,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解釋?zhuān)ㄒ唬返幕A上,完善相關(guān)裁判規則,有助于統一類(lèi)案的法律適用標準,妥善平衡雙方利益。


02

重點(diǎn)內容解讀

1.關(guān)于本規定的適用


適用本規定的范圍,是以婚姻為目的依據習俗給付彩禮后,因要求返還產(chǎn)生的糾紛,這一點(diǎn)通過(guò)本規定第一條的內容可見(jiàn)。而在本規定第三條的內容中,最高法也給出了關(guān)于彩禮范圍認定的意見(jiàn),即在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中,可以根據一方給付財物的目的,綜合考慮雙方當地習俗、給付的時(shí)間和方式、財物價(jià)值、給付人及接收人等事實(shí),認定彩禮范圍。同時(shí),一方在節日、生日等有特殊紀念意義時(shí)點(diǎn)給付的價(jià)值不大的禮物、禮金;一方為表達或者增進(jìn)感情的日常消費性支出;以及其他價(jià)值不大的財物不屬于彩禮。


2.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


在本規定中,最高法再一次明確了我國法律對于借婚姻索取財物的否認態(tài)度。本規定在第二條的內容中就明確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一方以彩禮為名借婚姻索取財物,另一方要求返還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在此,筆者對于最高法在本規定中持有的這一態(tài)度表示肯定與支持,但對于“借婚姻索取財物”這一情節的證明問(wèn)題,筆者個(gè)人認為,由于在司法實(shí)踐中存在舉證責任這一實(shí)務(wù)操作的考量因素,故對于該情節,可能還需更加詳細、具體的規定來(lái)明確認定標準以及相關(guān)當事人的證明責任等問(wèn)題。


3.明確訴訟主體


在這一點(diǎn),本規定體現了最高法本次在婚姻彩禮這一問(wèn)題上與司法實(shí)踐保持高度一致態(tài)度。在之前,大多數人的認知中,婚姻是夫妻雙方的法律關(guān)系,因此婚姻關(guān)系中的問(wèn)題,應以夫妻其中一方為原告,另一方為被告。但在本次涉婚姻彩禮的問(wèn)題上,本規定在第四條第一款中明確,婚約財產(chǎn)糾紛中,婚約一方及其實(shí)際給付彩禮的父母可以作為共同原告;婚約另一方及其實(shí)際接收彩禮的父母可以作為共同被告。這一規定與我國傳統以及多數實(shí)踐中父母深度參與甚至完全包辦彩禮相契合。


與此同時(shí),最高法針對訴訟主體的問(wèn)題還表示,若系離婚糾紛,那么考慮到離婚糾紛的訴訟標的主要是解除婚姻關(guān)系,不宜將婚姻之外的其他人作為當事人,故本規定在第四條的第二款中也指出,離婚糾紛中,一方提出返還彩禮訴訟請求的,當事人仍為夫妻雙方。


4.關(guān)于彩禮返還的通常審理方向


在涉及婚姻彩禮的問(wèn)題中,一方要求另一方返還彩禮的情形已屢見(jiàn)不鮮。最高院在本規定中指出了通常的審理方向。綜合本規定第五條與第六條的內容可見(jiàn),當一方請求另一方返還彩禮時(shí),人民法院一般按照規則分情況處理:首先,若雙方已辦理結婚登記且共同生活,那么當離婚時(shí)一方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如果雙方共同生活時(shí)間較短且彩禮數額過(guò)高的,則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彩禮實(shí)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彩禮數額、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guò)錯等事實(shí),結合當地習俗,確定是否返還以及返還的具體比例。同時(shí),在此情形下關(guān)于認定彩禮金額是否過(guò)高的問(wèn)題,人民法院將綜合給付方所在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給付方家庭經(jīng)濟情況以及當地習俗等因素進(jìn)行考量。其次,若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但已共同生活,那么當一方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時(shí),人民法院也將根據彩禮實(shí)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guò)錯等事實(shí),結合當地習俗,確定是否返還以及返還的具體比例。


根據上述條文,我們可以看出,人民法院在判定是否返還彩禮以及具體的返還比例時(shí),彩禮的金額、雙方共同生活的時(shí)間、孕育與過(guò)錯情況、當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習俗等具體的事實(shí)都有可能作為人民法院裁量的參考和依據。這也就意味著(zhù),人民法院在作出此類(lèi)判斷和認定時(shí),其中的酌情的影響因素與自由裁量權可能都會(huì )相當大。筆者在此傾向性建議,對于這樣的具體的認定和判斷問(wèn)題,是否還應當進(jìn)一步出臺更加詳細的認定標準或更多具有典型性同類(lèi)指導案例,以幫助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在分析和處理此類(lèi)案件時(shí),能夠有更加具體、穩定的參考依據。

03

結 語(yǔ)

高額的彩禮以及借婚姻索取財物的行為,是近年來(lái)褻瀆婚姻神圣和美好的一種嚴重現象,我們亟需針對性地出臺相應的規定進(jìn)行反制。筆者個(gè)人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本次制定該規定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規范和引導婚姻中涉及彩禮的相關(guān)行為,防止大范圍出現不合理的糾紛,同時(shí)保護夫妻雙方的合法權益。該規定明確了彩禮的性質(zhì)和意義,規定了彩禮的范圍和標準,以及相關(guān)的分配和返還問(wèn)題等。期待該規定實(shí)施以后,可以進(jìn)一步促進(jìn)我國社會(huì )生活中婚姻關(guān)系的和諧與穩定。



注釋?zhuān)?/p>

法釋〔2024〕1號

最高人民法院

關(guān)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

(2023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huì )第1905次會(huì )議通過(guò),自2024年2月1日起施行)


為正確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法律規定,結合審判實(shí)踐,制定本規定。

第一條?以婚姻為目的依據習俗給付彩禮后,因要求返還產(chǎn)生的糾紛,適用本規定。

第二條?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一方以彩禮為名借婚姻索取財物,另一方要求返還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三條?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中,可以根據一方給付財物的目的,綜合考慮雙方當地習俗、給付的時(shí)間和方式、財物價(jià)值、給付人及接收人等事實(shí),認定彩禮范圍。

下列情形給付的財物,不屬于彩禮:

(一) 一方在節日、生日等有特殊紀念意義時(shí)點(diǎn)給付的價(jià)值不大的禮物、禮金;

(二) 一方為表達或者增進(jìn)感情的日常消費性支出;

(三) 其他價(jià)值不大的財物。

第四條?婚約財產(chǎn)糾紛中,婚約一方及其實(shí)際給付彩禮的父母可以作為共同原告;婚約另一方及其實(shí)際接收彩禮的父母可以作為共同被告。

離婚糾紛中,一方提出返還彩禮訴訟請求的,當事人仍為夫妻雙方。

第五條?雙方已辦理結婚登記且共同生活,離婚時(shí)一方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如果共同生活時(shí)間較短且彩禮數額過(guò)高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彩禮實(shí)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彩禮數額、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guò)錯等事實(shí),結合當地習俗,確定是否返還以及返還的具體比例。

人民法院認定彩禮數額是否過(guò)高,應當綜合考慮彩禮給付方所在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給付方家庭經(jīng)濟情況以及當地習俗等因素。

第六條?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但已共同生活,一方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彩禮實(shí)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guò)錯等事實(shí),結合當地習俗,確定是否返還以及返還的具體比例。

第七條?本規定自2024年2月1日起施行。

本規定施行后,人民法院尚未審結的一審、二審案件適用本規定。本規定施行前已經(jīng)終審、施行后當事人申請再審或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決定再審的案件,不適用本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