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ō)法 | 淺談融資性貿易法律關(guān)系的認定
2023-12-29
秦卓然

近日,筆者團隊承辦的一起歷時(shí)超過(guò)兩年的買(mǎi)賣(mài)合同糾紛案,終于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中獲得了令人欣慰的勝訴戰果。該案審理時(shí)間跨度長(cháng)、工作難度大、涉案標的極高,在漫長(cháng)的案件辦理過(guò)程也給筆者與整個(gè)團隊帶來(lái)了不小的壓力。本案最引起各方以及法庭注意,也是一審判決中起到關(guān)鍵作用的爭議焦點(diǎn),那就是因雙方之間存在融資性貿易而引發(fā)的法律關(guān)系認定之爭。本次,筆者就與大家分享本案以及其中關(guān)于融資性貿易法律關(guān)系認定的相關(guān)問(wèn)題。



01

案情回顧

經(jīng)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20年4月,原告A公司與被告B公司(我方代理)簽訂了多份《代理進(jìn)口協(xié)議書(shū)》,約定被告委托原告代理進(jìn)口業(yè)務(wù),進(jìn)口商品包括“苯乙烯”“二甘醇”“乙二醇”“化纖級乙二醇”等,并約定“對外付款方式為L(cháng)/C90天……進(jìn)口業(yè)務(wù)事宜特定條款……進(jìn)口相關(guān)費用結算……違約責任”等各類(lèi)其他條款。期間,原告與案外人C公司又簽訂《購銷(xiāo)合同》,約定商品仍為前述商品,由C公司向原告供貨,交貨方式為原告在某國際庫自提。


然而,原告于2020年8月向被告發(fā)送了《關(guān)于退出存量業(yè)務(wù)合作的提示函》,基本內容可概括為:鑒于相關(guān)部門(mén)對于嚴控風(fēng)險經(jīng)營(yíng)的要求形勢和發(fā)展戰略,原告需要對公司不符合風(fēng)控要求的存量業(yè)務(wù)著(zhù)手清理并逐步退出。原告根據上級有關(guān)部門(mén)的要求,委托第三方審計機構對公司進(jìn)行專(zhuān)項審計,認定原被告之間的所有合作業(yè)務(wù)均屬于融資性貿易。


2020年11月,某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出具了關(guān)于原告的《融資性貿易風(fēng)險專(zhuān)項排查報告》,根據報告內容顯示,審計機構依據上海市國有資產(chǎn)監督管理委員會(huì )發(fā)布的《關(guān)于融資性貿易業(yè)務(wù)風(fēng)險的提示函》中關(guān)于融資性貿易的甄別認定方式18條定義,并結合企業(yè)業(yè)務(wù)的實(shí)際情況,甄別審計期間符合融資性貿易特征的業(yè)務(wù);同時(shí),經(jīng)核查,判斷原被告之間的業(yè)務(wù)具有融資性貿易的可能性。

02

裁判觀(guān)點(diǎn)

本案經(jīng)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審理,人民法院在判決書(shū)中發(fā)表裁判觀(guān)點(diǎn)認為:關(guān)于案涉糾紛法律關(guān)系的認定?!睹穹ǖ洹返谖灏倬攀鍡l規定“買(mǎi)賣(mài)合同是出賣(mài)人轉移標的物的所有權于買(mǎi)受人,買(mǎi)受人支付價(jià)款的合同”。即,買(mǎi)賣(mài)合同是約定賣(mài)方轉移財產(chǎn)所有權的合同,賣(mài)方不僅要將標的物交付給買(mǎi)方,而且要將標的物的所有權轉移給買(mǎi)方。根據已查明的事實(shí),本院認定本案的《代理進(jìn)口協(xié)議書(shū)》及《購銷(xiāo)合同》僅合同名稱(chēng)為買(mǎi)賣(mài)合同,其實(shí)質(zhì)并非買(mǎi)賣(mài)合同法律關(guān)系。首先,原告針對案涉《代理進(jìn)口協(xié)議書(shū)》并不能提供其與相對方簽訂的買(mǎi)賣(mài)合同,及該些買(mǎi)賣(mài)合同項下對應貨物真實(shí)有效的進(jìn)口海關(guān)報關(guān)單及裝箱單,且被告在審理過(guò)程中明確表示未實(shí)際收到過(guò)任何《代理進(jìn)口協(xié)議書(shū)》項下貨物。其次,原告針對《購銷(xiāo)合同》并不能提供相應的貨物交付憑證,亦不能提供權利交付憑證(如提貨單)的證據,且被告在審理過(guò)程中也明確表示《購銷(xiāo)合同》項下貨物并不存在任何實(shí)際交付。再次,原告在《關(guān)于退出存量業(yè)務(wù)合作的提示函》中明確表示“第三方審計機構對我司進(jìn)行專(zhuān)項審計,認定我司與貴司的所有合作業(yè)務(wù)均屬于融資性貿易”,且《融資性貿易風(fēng)險專(zhuān)項排查報告》中也明確記載“經(jīng)核查,判斷……業(yè)務(wù)具有融資性貿易的可能性”。最后,被告在審理過(guò)程中辯稱(chēng)“本案中當事人名為買(mǎi)賣(mài)合同法律關(guān)系,實(shí)際為借貸法律關(guān)系,原告以虛假的法律關(guān)系提起訴訟,相應的請求權基礎并不存在”,而原告未能舉證證明案涉買(mǎi)賣(mài)合同實(shí)際履行。


據此,人民法院依照上述對本案買(mǎi)賣(mài)合同法律關(guān)系的否定,駁回了原告就本案依據買(mǎi)賣(mài)合同法律關(guān)系提起的全部訴訟請求。至此,本團隊也經(jīng)過(guò)與對方長(cháng)達兩年的“拉鋸戰”,代表被告在本案的一審判決中取得了全面勝利的戰果。

03

律師點(diǎn)評

本團隊在該案中抓住了本案中關(guān)于雙方之間融資性貿易法律關(guān)系的認定這一焦點(diǎn),并在庭審中充分利用這一點(diǎn)努力還原案件本質(zhì),這才使得案件朝對我方有利的方向取得突破。


融資性貿易是近年來(lái)廣泛存在的一種貿易形式,也在實(shí)踐中引發(fā)了大量法律糾紛。融資性貿易在我國的司法、金融等行業(yè)領(lǐng)域為人們所熟知,但截至目前尚未對其形成權威的統一定義。根據近年來(lái)我國相關(guān)部門(mén)發(fā)布的有關(guān)融資性貿易的多項文件內容歸納,融資性貿易業(yè)務(wù)是以貿易業(yè)務(wù)為名,實(shí)為出借資金、無(wú)商業(yè)實(shí)質(zhì)的違規業(yè)務(wù)。在法律實(shí)踐中,如何準確認定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是一個(gè)復雜而關(guān)鍵的問(wèn)題。這不僅涉及當事人的權利義務(wù),更影響到整個(gè)交易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在實(shí)踐中,我們可以通過(guò)三個(gè)主要論點(diǎn)來(lái)深入探討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認定問(wèn)題。


首先,合同條款的明確性和詳盡性。合同條款作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法律約定,在不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具有最高的法律約束力。在融資性貿易中,合同條款的約定是認定法律關(guān)系的重要依據。而在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中,各方往往存在著(zhù)“借買(mǎi)賣(mài)之名,行借貸之實(shí)”的情形,因此,如果在合同條款中,僅僅體現了表面上的“買(mǎi)賣(mài)”,但實(shí)際的履行以及各方之間的溝通內容等,卻盡顯“借貸”的本質(zhì),那么便很可能出現例如本案中名義上的買(mǎi)賣(mài)關(guān)系被否定的情況。故不論在怎樣的業(yè)務(wù)中,各方之間合同條款的設置都應當明確、詳盡,這不僅有助于明確當事人的權利義務(wù),還能為后續爭議解決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因此,在認定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時(shí),我們應充分重視合同條款的約定。


其次,貿易背景的真實(shí)性。在融資性貿易中,貿易背景的真實(shí)性是判斷法律關(guān)系的基礎。真實(shí)、有效的貿易背景是確保交易合法性的前提條件。如果貿易背景不真實(shí),則可能存在虛假的交易行為,進(jìn)而影響法律關(guān)系的認定。因此,在認定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時(shí),應該對貿易背景的真實(shí)性進(jìn)行深入的審查。這包括但不限于對交易雙方的資質(zhì)、交易標的物的真實(shí)性、交易程序的合規性等進(jìn)行全面核查。只有確保貿易背景的真實(shí)性,才能準確認定融資性貿易背景下,各方之間的真實(shí)法律關(guān)系。


最后,資金流向的合理性。資金流向的合理性是判斷融資性貿易法律關(guān)系的核心要素。如果資金流向不合理,如資金流和貨物流不一致、資金流動(dòng)與貿易背景不匹配等,則可能存在融資性貿易的嫌疑。因此,在認定融資性貿易的法律關(guān)系時(shí),應該對資金流向的合理性進(jìn)行嚴格的評估。這需要借助專(zhuān)業(yè)的財務(wù)知識和審計手段,對資金流向進(jìn)行全面的追蹤和核查,以確保其與貿易背景的一致性和合理性。

04

結 語(yǔ)

融資性貿易是近年來(lái)廣泛出現在金融界與法律界的一種現象,它并不是一個(gè)嚴格意義上的法律概念,我國現行的法律法規目前尚未對融資性貿易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的界定和規范。融資性貿易潛藏著(zhù)巨大的風(fēng)險,在融資性貿易中,由于各方之間往往并不存在任何的真實(shí)貿易,但為了制造交易真實(shí)的假象,各方經(jīng)常會(huì )偽造出體現所謂“真實(shí)交易流程”的材料或憑據。如果當事人之間的業(yè)務(wù)屬于融資性貿易,并被人民法院認定為“名為貿易,實(shí)為借貸”,那么各方簽訂的買(mǎi)賣(mài)合同也均有可能被認定為無(wú)效,從而引發(fā)更多的法律風(fēng)險。